網站首頁 校園風采 校園動態 教師園地 課題研究 學生樂園 特色之路 黨建工作 家長學校 素質教育示范校
今天是:
  首頁 > 學生樂園 > 心理健康
社團活動
兩學一會
精彩推薦
黨務政務公開
懂事,或是很深的絕望
字體:   2019-4-15  閱讀: 次  [關 閉]
懂事,或是很深的絕望 (武志紅)
   導讀:愿我們都能明白,懂事,真不是一個什么好東西。它表面上是為家長帶來盛事的好處,也許骨子里就是處于恐懼——“別惹事別出事否則……
  
    乖孩子,是不能提要求,不能發出聲音的孩子。健康孩子,必然有活力,而活力的展現方式就是發出他的高興與不高興的聲音,提出他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。
 
    說說我自己的故事。媽媽說,我小時一直哭,必須抱,一放下就哭,哭到一歲四個月,突然就不哭了,以后再沒怎么哭過。我記事很早,最早記憶只有幾個月,但從記事起,就一直是小大人,偶爾才有做小孩的感覺。
 
    一直不明白,按說我得到的照顧很好啊。因爺爺奶奶死活都不會給我家帶孩子,哥哥和姐姐的經歷充分證明了這一點,我出生后,媽媽干脆不掙工分了,做全職媽媽帶我,在農村這是絕無僅有的事。記事起,我沒被打一次,沒被罵過一次,父母也從不否定我的意志。好像是,我得到了充分的愛與自由,但怎么就那么乖呢?難道是因對父母共情才這樣嗎?但我的活力去哪了?一副好嗓子,卻逐漸不能唱歌了,從來都不能跳舞,現在才可以跳點激烈的。
 
    直到今年一天,做了三個很深很深的夢,第二天發現長了五根白發,才明白這一切是怎么回事。原來的哭,是對媽媽喊,看著我,關注我,和我呼應。一歲四個月時,突然不哭了,是絕望了,再也不發出這個意愿了懂事,是一種很深的絕望。
 
    初戀時,有三年,每天晚上做噩夢,找她,但永遠找不到。這一千個噩夢,就是要發出愛的意愿但卻覺得不可能的絕望之體現。可見絕望有多深。可我不是最深的那種,畢竟我一直敢追求,沒被絕望擊倒,從來對愛有渴望。太多人明確說,絕對不和最愛的人結婚,甚至不和他們戀愛,看看就行了。這是被絕望擊倒了。
 
    前不久去福建上阿南朵老師的課,明白了媽媽是怎么回事。她有嚴重抑郁癥,原因是被爺爺奶奶(主要是奶奶)攻擊,被村里人扣上不孝的帽子被歧視。父親和她都不能抗爭,最終她幾乎失去了活下去的活力,她是掙扎地活著,掙扎著照顧我們。這種情形下,她沒把氣發到孩子身上,已很偉大,更何況還把我照顧得很好。因這理解,對媽媽沒一點怨,但愛與流動,或者說活力,的確沒得到,要自己活出來。
 
  精神分析說,抑郁癥常是向外的憤怒轉成了向內攻擊自己。對我媽媽來說的確如此。每次一出事,她都是氣得躺在炕上不能動彈。我爸爸也很嚴重,他30歲時,因和爺奶沖突,氣只能吞著,結果滿口牙全掉了。每想起這個我就想哭,這就叫“打落牙齒和血吞
 
    當時爸爸都跑到鐵軌上,想自殺了,想到兩個孩子(那時還沒有我),又回來了。我的家族很變態,大伯父早夭,大伯娘被奶奶折磨死,現在家族根本不談這一家人;二伯父送人;我爸爸老三,被嚴重歧視,幸好沒住一個大院里,否則媽媽真可能也被折磨死;叔叔和姑姑受溺愛。
 
    最后說說我的名字 “紅”,不是因為父母跟愛國愛黨風,而是因我出生前還是后,爸爸夢見他在地里撿了一塊紅寶石。他們覺得意頭特別好,就起了這個名字。也的確我出生后,家境開始好轉,所以他們一直反而對我有感激,覺得好家境是我帶來的,其實是他們拼命一般努力,終于讓家里有了累積。
 
    在阿南朵老師課上做練習——進入父母的身體,以此體會他們的內心和對自己的影響。我發現,我的父母一樣,都是掙扎著活著,沒有活力,不敢有奢望——所以爸爸做小生意每當有了些積蓄都會出點事把錢弄沒,他們對我是完全沒有期望,我的一切對他們都是一個又一個的驚喜。甚至,他們都不允許自己驚喜了。
 
    也不是完全對我沒期望,他們偶爾會對我說,而我的潛意識也很深地捕捉到了他們內心這句話——“別出事,別惹事原因是,被扣上不孝帽子的他們,覺得出了事沒法擺平,甚至出了事會導致自己活不下去。
 
這句話很深地影響到我,活在中國,我總處在一種淡淡的、莫名的恐懼中,但幸好這不是全部。再者,畢竟父母沒有對我進行過任何懲罰,所以我還是有一種反抗精神,這種反抗精神,對準的,是影響中國幾千年的孝道
 
    我是要為父母討公道。
 
    假若完全不能明白這一點,我或許會成為反孝道的哲學家。還好心理學之路讓我逐漸變得平和一些,以后會把孝道寫得更深,但或許不會有憤怒在里面了。
 
中國家庭的故事,也是中國這個國家的故事。
 
    緬甸的民主領袖昂山素季說:在一個否認基本人權的制度內,恐懼常成為一種時尚――害怕坐牢,害怕拷打,害怕死亡,害怕失去朋友、家庭、財產或謀生手段,害怕貧窮,害怕孤獨,害怕失敗。最為陰險的恐懼方式是化裝為常識、甚至至理名言,將有助于保存自尊與人性高貴的日常勇敢行為譴責為愚蠢、魯莽、無價值或瑣碎無用的。
 
    我發現我心中有昂山素季所說的這種恐懼,并且是彌散性的,但它不會征服我。我的父母實實在在地被這種恐懼所擊倒,他們失去了活力,但我要化解它,活出我的活力。
 
也愿我們都能明白,懂事,真不是一個什么好東西。它表面上是為家長帶來盛事的好處,也許骨子里就是處于恐懼——“別惹事別出事否則……”
(責任編輯:安居苑小學 )  
Copyright © 合肥市安居苑小學 訪問人次: 技術支持:龍訊科技 皖ICP備18015303號-1
d2pt.ccom-D2PT官方-d2pt官网-d2抖音app官网